当前位置:理财频道 > 债券
贵州AA-级县城投成功发债 镇江模式复制到湘潭
来源:避险山庄 日期:2019-03-19

  低评级的城投债不好卖,贵州、天津、湘潭等地区的更不好卖。可就在上周发行的城投债中,有几只就是这几个区域的。

  比如,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成功发行3年期PPN。公司说,该债券是自2018年以来天津市首笔由AA级平台公司发行的PPN。(天津AA城投都发出债了,贵州还远吗?)

  再比如,湘潭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发行了一期PPN,3年期利率为7.8%。这支债是花了心思的,发行人是湘潭县的城投公司,控股股东却是湘潭市湘潭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(湘潭市国资委全资持股)。(湘潭“县”都发出债了+上交所放松城投发债:还等啥?)

  这种操作俗称股权上挂。通过这个操作,主体评级拿到了AA,否则不太可能评级到AA。

  而现在更大的利好已经出现,湘潭要复制镇江模式了。彭博报道,国开行参与湘潭化债试点,将湘潭市短期债务置换成长期贷款。

图片0

  开行行长在两会期间说,希望中央部委统筹安排国开行提供贷款化解隐性债务问题,已和财政部就具体项目有所沟通,并获财政部支持,包括江苏、陕西还有东北省份。

  ——“郎有情、妾有意,家长也不反对”,似乎好事已成。湘潭将成下一个镇江,发行利率和二级利率一路向下指日可待。

  再看贵州这只。贵州债务率较高,城投公司融资活跃,贷款、债券、信托、租赁、定向融资几乎各种十八班武艺都在用,背后的原因自然是城投公司巨大的偿债压力。

  上周低评级的发行人是息烽县(贵阳下属县)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,主体评级为AA-(中诚信),这期企业债发行规模8亿,期限7年,票面利率8%。这也是息烽城投首度在债券市场上融资。

图片0

  发行人其中一个股东是农发基金。2015-2017年几万亿的专项建设基金投出去后,农发基金和国开基金成为很多城投公司的股东,明股实债魅影重重。镇江模式扩散后,开行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绑定更深了。

  实际控制人则是息烽县政府。息烽县2018年的财政数据还没有披露,查到的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有7.9亿。这个财政收入水平放到全国而言都很低,不足10亿的规模甚至入不了信托、租赁公司的“法眼”。

  因此这期企业债能够发出来,很不容易。一是地理位置好,省会贵阳下辖县;二是引入贵阳城市建设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担保(主体评级为AA+)。引入后,本期息烽城投债债项评级达到AA+,才能顺利发出债来。

  也就是在上周,贵阳下辖县级市清镇市也首度在债券市场融资。发行人是清镇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公司,主体评级为AA,引入贵阳金阳建设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担保后债项评级达到AA+。“19清镇城投债”发行规模10亿,期限7年,票面利率7.5%。

  公司实控人是清镇市政府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6亿,几乎是息烽县的两倍。所以清镇同期限的城投债利率要低于息烽县50个BP。

  稍早前的3月7日,安顺下辖西秀区城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发行了一期城投债,期限5年,票面7.5%,主体评级AA,无担保。

  虽然贵州非贵阳区域的城投债仍不好卖,但是城投信仰渐次充值,一些高债务的区域也能发出债来。

  这一轮的地方债管控始于2017年的50号文、87号文,至2018年的23号文达到最严。23号文一出,几乎从资金端封住了城投所有的融资路径,城投的资金链到了最为紧张的时刻。不过随后7月国常会表态支持融资平台的合理融资、10月101号文出现,边际趋松的形势已经出现。

  近期交易所放松城投债发行,可用于借新还旧;镇江模式再度扩围——这些都使得城投信仰再度充值,城投的风险降低。机构宁可要AA城投,也不要AAA的民企。但资金流到城投用于借新还旧,效率是降低的。

  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之前解读去杠杆的时候说,债务太高,每年还债的本息可能都超过新增GDP,新增用于支持GDP的比例会越来越小,这终究不可持续的。借新还旧、借新还息,最后是资产负债表恶化的循环。

  企业部门中尤其是城投最是如此。所以无论发债借新还旧还是镇江模式,都只是一时的债务重组措施,并非治本之策,毕竟债务余额并没有减少。如果一味借新还旧,资金与空转无异。

  一句话,一味置换没有未来,艰苦化债才有希望。

余姚日报社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( 中国宁波网 )网络支持 余姚电视台提供新闻支持
余姚新闻网 URL:http://www.yynews.com.cn 浙新办[2005]32号 浙ICP备11040080-5